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叫五千!(啊哈哈)
我是一个想涨粉的辣鸡。
假期的双休日不会更.
我是苦逼的高中狗

[嘉雷]落第雷狮英雄谭(番外)中秋REC

落第骑士英雄谭设定(我知道大家都没看过)(以及大部分设定剧情参考)
其实这坑可以叫"你雷狮爸爸永远是你大爷"或者"凹凸学院的劣等生"
☀极度ooc
☀剧情语言深度模仿日本轻小说
☀小学生文笔
☀极度幼稚的装逼
可以接受的话➡

[是垃圾番外]

[一点也不好吃]

[只是为了介绍出场人物......]


(垃圾如我)

(想要评论和心心!)


因为是中秋节所以四班全体成员集体去吃“团圆饭”


[现场直播REC]


哐当一声,啤酒瓶化成碎片四处飞散。


“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狂笑着趴倒在桌面上。


“————!明明是小屁孩,你也喝太多酒了吧.........”雷狮无可奈何地看着在桌子上笑得抽搐的嘉德罗斯。


“啊哈哈,摔得好!!!”


“不愧是学院第一的嘉德罗斯!!”


“帅得我头皮发麻阿啊啊!!!”


喝得东倒西歪的一群人看见大厅中央金毛的恶行,群起欢呼,四周的客人则是悲鸣四起。


“雷狮!!老子最喜欢你了!!!哈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醉醺醺地从爬上桌子,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所以,来打一架吧哈哈哈哈哈哈!!”


“嘉德罗斯!你可住嘴吧!!!”雷狮感觉自己的胃部开始抽痛。


[妈的,丢脸丢到家了]


嘉德罗斯失去焦距的眼睛勉强地瞄准自己左下角正抚额的紫发男子,在确认没有认错后对着此人大吼,“雷狮————!!”


“肆虐天地吧!大罗......”嘉德罗斯张开手掌,准备取出[大罗神通棍]。


“住手啊!!嘉德罗斯!”雷狮情急之下抓住了他的手。


如果在这种地方拿出固有灵装,甚至引发斗殴,可不是区区停学就能了事。因此雷狮开口阻止嘉德罗斯,不过————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凹凸学院的人可真有意思!!”


一位语气异常开朗的少年突然插进两人对话之中。


不过比起嘉德罗斯仿佛被冒犯的表情,雷狮倒是露出了略微有些惊讶的表情。


什么?


这是因为声音的主人忽然出现在两人眼前,也就是这张散落着餐具的餐桌上。他没有发出任何动静,雷狮甚至感觉不到任何气息。简直像是播放中的电影突然被切换成别的影片一样。


少年有着暗蓝色的乱发,以及光泽暗淡的黑色眼眸。


他的体型娇小,乍看之下仿佛是幼稚园儿童,但矮小的身躯却包裹着类似于[学校制服]一样的衣服。


少年以一副宛如戴着面具般的笑容对雷狮说到,“啊哈哈哈哈,这就是今年[凹凸学院]的王牌————[皇子]嘉德罗斯吗?还真是与众不同啊。”


[啧,麻烦了]


“黑洞,不要闹。”


伴随着一股过于明显的气息,另一位演员跟着登场。


那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性,黝黑皮肤,银白色的头发。浑身上下充斥着[高冷]的气息。


他的装束的确是一身洁白污垢,但是......


一瞬间,雷狮和嘉德罗斯仿佛看见他浑身沾满鲜血。


酒劲上头的嘉德罗斯硬生生的清醒了七分。


这相当恐怖的气息到底从何处来?


比起意识还比较朦胧的嘉德罗斯,雷狮马上就得出了原因。


一股过于浓郁的鲜血气味缠绕着他的身体,那是即使再怎么冲洗也遮盖不住的气味。


而这也令雷狮确认了某件事。


眼前的男人不论是长相还是气息都跟一个人符合极了。


“要是你们在这里闹起来,我也要稍微镇压一下了。”


高大的男子不经意得举起了手,暗沉的嗓音随着浓郁的压迫感冲击着所有人的耳膜。


这幅画面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令雷狮心中警铃大响。


跟着男子的手掌一起上升的还有闪耀这银光的类似令牌一样的金属薄片。


[果然这个男人......]


“啊哈哈,没错哦。”名为黑洞的少年似乎猜到了雷狮心中所想,“七创学院。”


四个字一出,就算再怎么孤陋寡闻,也绝对听说过这个名字。


和[凹凸学院]并行的[七创学院]其名号甚至比[凹凸学院]更胜一筹。


同时也是嘉德罗斯曾今考虑过的学校。


雷狮从未在正面见过他,但对于这位在星际上赫赫有名的[解放者]还是颇有些忌惮。


让雷狮最惊讶的是,这位星际联合的首席维和官居然出现在这里,并且身份是作为[七创学院]的学生。


银爵,七创学院内排行第一的A级伐刀者,掌握顶级固有灵装[斗魔天刑]。


他以优秀的控制力著称,曾今以学生的身份接受政府的[特别征召],实际参与镇压诸多能力犯罪组织,捣毁多处犯罪组织的据点,是一名相当优秀的伐刀者。


至于另一位……


无论是[凹凸学院]的官方资料还是[七创学院]的优等生资料都没有出现过,可是眼前娇小的少年所展现出来的能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平庸的能力范围。


雷狮看似不经意地看向那位体型娇小的少年,在目光对上黑洞深色眸子时一股熟悉感涌上意识。


[这是————!]


雷狮看向黑洞的眼神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


观察到对方神色的变化确实是在银爵的意料之中,只要有相当实力的人都可以看出黑洞的不简单。


可是,在他身旁的黑洞竟然少见得因为兴奋而颤抖。脸上表现出与平时经常挂着的标准表情截然相反,嘴角无限地向两边拉去,黑洞露出了类似于痴汉一样,相当恶心的笑容。


[这家伙,如果不控制好,会很难办啊]


每次这种表情出现的时候,都是黑洞恶趣味爆满的时候,或者是,他遇到了相当感兴趣的事情......


一想到这家伙迷一样的恶趣味,银爵不禁打了个冷颤,眼神飘飘地扫了一眼在餐厅四周。


[糟了,还有这么多人,不能让黑洞这样闹下去]


“看来我们也不需要自曝家门了,这个地方姑且还是公共场合,希望还是维持一下秩序,省一些麻烦。黑洞,走了。“


名为黑洞的少年听见银爵的召回后晃了晃神后收起了自己略微失态的表情。


“哈哈哈哈,真是很有意思啊,看来对于[凹凸学院]赫赫有名的[皇子]和[落第者],我们还是要修正一下认识啊哈哈哈哈,哈哈。”黑洞的脸上重新挂起好似面具一样的假笑向雷狮和嘉德罗斯摇了摇手。


就在下一瞬间,两个人凭空消失在雷狮和嘉德罗斯所在的空间里。


就像这两位悄无声息地出现一样。


在惊讶之余,雷狮更多的是压迫和担心。


只要拥有足够的魔力储备,瞬间消失并不是难事,可是这样的储备,至少需要静心积攒半小时以上。


可是名为黑洞的少年,并没有这样的储备缓冲。


这绝对不是单纯的传送能力,而且......


雷狮和嘉德罗斯看不见他身上的魔力波动。


如果只是两者怀疑点的其中之一,也许是这名叫做黑洞的少年用了什么魔器,时代相传的伐刀者家族,拥有这样的法宝并不奇怪。


但是,两个疑点全部出现在这个体型娇小的少年身上。


“是[无法观测],但具体是什么,还需要进一步确认。”雷狮低头看着脚尖喃喃自语道。


“大概是[纵度]。”雷狮握紧了拳头,眼眸里暗流涌动。


“渣渣,你说什么?”


“没什么……”


[今天倒是碰见了让我相当在意的人啊。]



……


“小银爵,你有没有注意到那[落第者]?”


“怎么了,黑洞你很在意他。”


“当然啊,那可是————[无法观测]啊”黑洞向头顶甩了甩手,“虽然完全无法确认是什么能力啊哈!而且,重点是,我的[无法观测]被对方发现了!”


“……”


“哈哈,小银爵不要担心啦,反正[横度][纵度][推进][阶梯][平衡][因果][天罚],除了[纵度]肯定会有对的哈!”


“........七星还差五个”


“不,小银爵你错了哦!是只剩下四个了。”








评论(6)
热度(122)

© 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