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叫五千!(啊哈哈)
我是一个想涨粉的辣鸡。
假期的双休日不会更.
我是苦逼的高中狗

[嘉雷]落第雷狮英雄谭(二)

落第骑士英雄谭设定(我知道大家都没看过)(以及大部分设定剧情参考)
其实这坑可以叫"你雷狮爸爸永远是你大爷"或者"凹凸学院的劣等生"
☀极度ooc
☀剧情语言深度模仿日本轻小说
☀小学生文笔
☀极度幼稚的装逼
可以接受的话➡

(自己都觉得无聊和狗血的一章)

校长室大门被一脚踹看,接着一双手就这么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
“啪!”
[我的黄花梨桌子!]
嘉德罗斯将拍在桌子上的手收起环于胸上,面色不善道;“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你指的是什么?”丹尼尔强装淡定地喝了一口茶。
“还给我装傻?”嘉德罗斯挑了挑眉,“那样的能力,无论如何都不会只是垫底吧。”
“你指雷狮?”丹尼尔眼皮一抽
“当然。”

……

“好吧,的确,雷狮无论是魔力值还是固有灵装都是顶级水准,甚至固有灵装具有稀少的魔法加成,而且......是可以单独控制的雷电。”
“嗯。”嘉德罗斯抬抬手示意丹尼尔说下去。
“即使是这样,判定他为最低,也是相当适当的判断。”
“哦?”
“伐刀者的等级是以在竞技场的获胜场次来决定的,雷狮他......”
“你是想说,今天和我的一战是他的第一场战斗?”这个理由倒是出乎了嘉德罗斯的意料。
“是的。”

无论是多么优秀的异能,没有比较就毫无意义。
即使是足以翻天覆地的能力,在不使用的情况下,也是没有任何用处。
因此,假定要判定同等级伐刀者之间的优劣,只能通过实战来判断。

“这是相当公平的规则,所以任何的评定,都只会认为雷狮为最低等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他为什么…….”

…….

相当长的一段沉默。

最终丹尼尔还是开了口;“嘉德罗斯,你对’雷’这个姓氏有什么印象吗?”
“我怎么可能会有……”

[雷王星太子殿下送圣星空皇子殿下金晶石雕塑一个,祝圣星空与雷王星代代交好]

“…….”
自己在九岁被定为第一继承人时的确出现了一个和雷相关的国家。
“你,指的是,雷王星?”
“没错。”丹尼尔貌似有些惊异于嘉德罗斯对雷王星的不熟悉,“雷王星王室争夺战相当激烈,以雷狮的性子当然不愿意被拘束在宫殿里,如果他离开王室,却被他两个哥哥知道雷狮是如此强大的伐刀者的话?”
“他那两个哥哥自然而然会联合起来把他除掉是吗。”嘉德罗斯轻松地得出了这个结论,“渣渣就是渣渣,当个国王屁事这么多。”
“是的,雷狮他很聪明。”也不知道丹尼尔是对哪句话表达肯定,“他知道如果自己表现的很差劲,他的两个哥哥就会暂时先认为他不具有威胁力从而不去管他,然后互相残杀,最后都元气大伤,也就没有能力去约束他自己了。”

拥有这样有才能的亲人却不去重用。

“渣渣和他的两个哥哥可都不是帝王之才。”嘉德罗斯不屑地扬了扬嘴角

丹尼尔将轻轻地茶杯放在桌上;“嘉德罗斯,你还记得你为什么要来这所学校吗?”
“当然记得。如果我继续呆在那个国家,将无法更上一层楼......”
这就是嘉德罗斯来这里地原因
所有人擅自将嘉德罗斯塑造成天才。
假设嘉德罗斯继续在那里生活,真的会误以为自己是那样的人。
[我会越来越自大,内心慢慢腐朽]
[我会认为自己什么都做得到,不可能输给任何人]
这种想法会不自觉地地生根发芽,一点一点地消去自己奋发向上地力气。

这有多可怕。

自己决不能停歇于此。

嘉德罗斯追求更强的存在。

他要与强大的人一战,并且————胜过他们

[所以跟雷狮成为室友,说不定是件好事?]
“还说不定哪……”嘉德罗斯缓缓起身,走出校长室,嘴里吐着莫名奇妙的感叹。
“说的也是......”丹尼尔像是接受了嘉德罗斯的想法,莫名奇妙地回答了一句。

……

走进房间的嘉德罗斯,看着双层床的上铺,静静地思考。
他所想的,就是勉强击败自己,名叫雷狮的男人。
[“嘿嘉德罗斯,长点记性!”]
嘉德罗斯的确有些自大,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让自己哪怕勉强输给一个实力普通的对手。
也就是说,在嘉德罗斯心里,雷狮其实很强。
所以他才会这么在意。
嘉德罗斯想知道,这个人的全部实力到底是多少,自己全力以赴是否能击败他。
“......雷狮”
他有些不甘心地说出了这个名字,却奇妙地觉得这名字朗朗上口。
对嘉德罗斯来说,这是他第一次如此想了解一个人。
这个现在满身烤串味道在床上呼呼大睡地少年,令他在意得不得了。
他可能等不及雷狮醒来了。
所以嘉德罗斯在即将窜出得好奇心煽动下,爬上梯子。
雷狮仍然沉睡。
他不知何时翻了个身,从嘉德罗斯的方向只看得见背影,无法确认他的表情,不过雷狮的背部缓和地起伏,呼吸也相当均匀,看样子睡得不错。
[这家伙,安静起来,居然......]
[还挺可爱的]
嘉德罗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他有些懊恼地扯了扯自己的围巾。
雷狮睡得相当沉,嘉德罗斯这么大的动作也完全没有发觉。
[强行把他叫起来?]
那样雷狮也太可怜了。
正当嘉德罗斯思考去处的同时————
“……”
他的目光飘到了雷狮的背影上,偷偷观察从宽大的白色卫衣后尾露出的背部。

这么强大的人,腰居然这么细。

真要说,雷狮算是身体高挑纤细的类型。
但他的不羁的性格和强大的实力,令他看起来很强壮。

嘉德罗斯像是收到什么蛊惑一样,将手伸向雷狮的侧腰。
“唔呜…..嗯......”雷狮发出像被抚摸的猫一样的呼呼的声音。
腰是雷狮发动攻击最重要的部位,没想到,
[这么细,这么白]
嘴是雷狮嘴欠扁的地方没想到,发出的声音也可以,
[这么可爱]

“嗯......”
“嗯?”
雷狮翻了个身,变成仰躺。
此时嘉德罗斯的右手也压在了雷狮的身下。
几乎是触电般地收回他的右手。
[呼]
看着自己解放的手,吐了一口气。
[这家伙完全没醒来啊]
雷狮因为翻身,腹部的衣服就这么卷了起来。嘉德罗斯的视线就这么停在了他的腹部上。
[是什么触感]
跨在雷狮的腰际间,嘉德罗斯的好奇心被完全煽动,缓缓地将手指伸向雷狮的小腹,然后慢慢地把黑色地短袖卷起,拉到胸膛之上。
[锻炼得不错啊]
从胸膛上的两点粉嫩,略带色情地抚摸到跨上,将碍事的长裤慢慢地往下退。
“哈......哈......”嘉德罗斯成功地收获了,两声音色不错的呻吟。
[听上去可真欲求不满]
正当嘉德罗斯准备继续向下摸时
“…….”
“嘉德罗斯……同学,你在干什么。”雷狮见嘉德罗斯跨在自己腰间,还一边玩弄自己的身体。
瞬间清醒。
“woc你这个死基佬!你在干什么!”惊讶之余带着戏虐。
“我在干你。”鬼使神差的,嘉德罗斯如此说到。
“……”

四月的早晨,仍然令人感到寒冷。
拥有广大校地的凹凸学院门外,出现了两道身影。
一位是雷狮。他身穿白色卫衣,头上围着他一年四季都不会摘下来的星星头巾。手里噼里啪啦闪着电光。
一位是嘉德罗斯,他的脖子和腰上也依旧围着沧海桑田都不会脱掉的围巾。手里拿着自己的神通棍。两位对视的空气中可以明显地看出来弥漫这不一样的气氛。
不是酸臭味的爱情。
而是将要爆炸的火花。

丹尼尔:“我的学校怕不是要没有了,我要找人抢救一下。”

(没有肉可真是抱歉)
(我写得是真烂)

评论(9)
热度(131)

© 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