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叫五千!(啊哈哈)
我是一个想涨粉的辣鸡。
假期的双休日不会更.
我是苦逼的高中狗

[嘉雷/微安雷]落第雷狮英雄谭(四)

落第骑士英雄谭设定(我知道大家都没看过)(以及大部分设定剧情参考)
其实这坑可以叫"你雷狮爸爸永远是你大爷"或者"凹凸学院的劣等生"
☀极度ooc
☀剧情语言深度模仿日本轻小说
☀小学生文笔
☀极度幼稚的装逼
可以接受的话➡

这章有一点点的安雷!
还是打了安雷tag,请别打我。

(从这章开始正式进入主线!)
(写得依旧辣鸡)
(会有评论和心心吗?)

“好啦————各位新生!恭喜各位正式入学!”年轻的女老师满脸笑容,她站在讲台上,朝着雷狮和嘉德罗斯一行人拉响拉炮,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我是负责四班,也就是各位的级任导师,秋。虽然还没有什么经验,请大家多多指教!”

......接下来将要日夜奋战的生活居然用这种方式展开。
未免太轻浮了......

“……总觉得这渣渣老师相当不负责啊。”大大方方霸占了倒数第二排的嘉德罗斯转过头对强占了整整最后一排的雷狮发出了小声的抱怨。
“啊哈哈。”雷狮瞥了瞥讲台上与同学们交谈甚欢的女老师,眯起眼睛随意地对嘉德罗斯摊了摊手,“她可是位相当不错的老师哦。”
“阿哈,你认识他?”嘉德罗斯不屑地向雷狮撇撇嘴,“你什么时候眼光这么差了?”
“不认识。”雷狮答得利落干脆,“你仔细看看,别跟我说你看不出来。”
“切。”嘉德罗斯转过头把魔力凝于双眼,“也就这……”

浓郁的魔力气息四散在空气中。
飘逸的黄色魔力随着讲台上人的呼吸规律地律动。
比起嘉德罗斯只多不少。

[倒是有点意思的渣渣]

“喂,渣渣。”嘉德罗斯转过头。

正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雷狮毫无反应。

“喂渣渣!”
……
毫无反应。
“喂渣渣!”
……
依旧毫无反应。

“算了,才不叫你这个没有良心的渣渣。”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酸味。

……

“嗯————因为今天是第一天上课,我们就不上课了!不过呢,老师这边还是有一件大事要宣布哦,是关于[七星武祭代表选拔战]哦!请大家拿出学生证哦!”

嘉德罗斯摸索摸索口袋,从裤兜中取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液晶装置。

凹凸学院的学生证是性能相当优异的机器。可以作为身份证明,钱包,行动电话,网络装置。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用来证明实力和排名。

嘉德罗斯的学生证屏幕上方有着五颗闪耀的紫边金星。
雷狮的学生证屏幕上则是一干二净。

金星代表着魔力与固有灵装的水准。
金星边沿的颜色代表着竞技场测评出来的实力结果。

如果说五颗闪耀的紫边金星代表了这个学校的顶尖水准。

那么一干二净代表了这个学校的垫底水准

前者不足五人。
后者只有雷狮一人。

所以嘉德罗斯打开学生证时理所应当地收到了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仰慕,狂热,羡慕,尊敬。

雷狮打开学生证时也理所应当地收到了来自各位同学的目光。
疑惑,同情,嫌弃,好奇。

貌似天差地别的两个人现在看上去唯一的相同点就是他们都没有理睬这些目光。
各干各的,仿佛与世隔绝。

“好了,同学们。”秋老师敏锐地发现了气氛地不对劲,“到去年为止,凹凸学院都是以能力值和竞技场测评为标准,但是……”
秋的停顿成功地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从今天起废除这样的选拔制,更改为[阶梯筛选制]!由全体学生进行选拔战,还有,这里特别要说的是,被淘汰的人要被遣送回家哦,所以......”

闻此,雷狮的脸色变得凝重。

[草,竟然丹尼尔这家伙跟我玩这种套路]

[不来真的不行啊]

“大家请好好加油吧,最后我们会选出五位成绩最优异的学生,作为选手代表出赛哦,那可是相当崇高的荣誉哦!最后,比赛行程会由[选拔战执行委员会]传递信件到各位的学生证中。各位要好好确认时间,在指定的日期前往指定的场所喔。未到者会被判定不战而败,直接淘汰,请大家多多注意。”秋在说最后一句话时意味深长地看了雷狮一眼。

“喂。”嘉德罗斯站了起来。

“是,小嘉德罗斯有什么问题吗?”

[小…..嘉德罗斯?这渣渣喊我什么!]

[小嘉德罗斯,哈哈哈哈]

嘉德罗斯的脸被气成猪肝色。
雷狮的脸因为憋笑闷成猪肝色。

“选拔赛的选手是如何分配的。”嘉德罗斯忍住冲上去痛扁秋一顿的冲动,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虽然还不能透露详情,不过我们会尽量分配同等级级学生,如果有学生想挑战上一级,可以向委员会提交申请。”

雷狮闻言,在心底里松了口气。

他只要一直保持在相对低的等级上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即可以不太突出,也可以避免淘汰。

这个消息对雷狮来说使侥幸逃过一劫,不过对其他的学生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真的假的啊。”
“好麻烦啊,这样就不能出去玩了啊。”
“我本来就不想参加什么七星武祭啦。”

教室里各处抗议声四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并不是所有人都对七星武祭有兴趣。

七星武祭并不是像竞技场一样点到为止的[幻想形态],而是以[实像形态]进行真枪实弹的战斗。
战斗中受伤是家常便饭,严重一点更可能危机生命。

并不是每个人都愿意背负如此庞大的风险来磨练自己。

只要安安稳稳的毕业,获得高等伐刀者的证明证书,有一份高薪且安定的工作。

还是有学生期望着如此平稳的生涯。

……

“啪啪。”秋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选拔战的确是相当辛苦,但老师觉得像这样的制度,每个人都能公平获得机会,是非常好的事喔,这就表示所有人都有机会获得七星武祭的优胜,所以老师希望各位尽可能地参加,而且,获得优胜的话,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可以获得你想要的一切]

......

“可以获得想要的一切吗?”雷狮在回去的路上喃喃自语。

“啊,渣渣你说什么?”嘉德罗斯不解地看着难得认真得雷狮。

“啊,没什么。”雷狮向嘉德罗斯拉出一个标准的假笑。

"啧。"嘉德罗斯咂了咂舌,"虚伪。"他的眼睛有点飘飘地瞄向雷狮,"你......晚上有......"

“哦对了,嘉德罗斯。”雷狮好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直接忽略了嘉德罗斯的话。

“渣渣,干什么。”被打断的嘉德罗斯不太高兴。

雷狮向嘉德罗斯挥了挥手;“你先走吧,我有点事情。”

“渣渣!喂……”

雷狮以肉眼不可预测的速度带着残影跑开了。
留下了从早上就想约雷狮吃晚饭的嘉德罗斯。

“艹”

……

此时此刻,学校后院的小花园里。

安迷修感觉到了从后方传来略带欢快的脚步声。

他转过身看向小路的尽头————高挑的身材,张扬的头巾。

雷狮叉着腰,背对着射向小路的阳光,伫立在花园的铁门边。

阳光模糊了少年的轮廓,周身环绕着一股如梦似幻的气息......令人浮想连篇。

[多么美丽的景色]
[可惜,坚持不了多久]

脚步的主人在棕发青年前二十米左右的位置停下。

雷狮眯起眼睛观察安迷修周边的魔力波动。

同样,安迷修也是。

安迷修橙红色和蓝绿色的魔法气息温和地浮在他的四周,随着主人安静的旋转。

[啧,这个浓度也就比嘉德罗斯少一点啊]

可出乎安迷修所料的是,他看不见雷狮身边哪怕一丝的魔力波动,这种情况就像是:

雷狮失去了魔力变成了普通人一样。

[看起来比五年前还要棘手。]

心照不宣。

“哟,安迷修,没想到你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语毕,雷狮大跨步地走向坐在中心凉亭的人。

“呵,雷狮,你更不怎么样啊。”安迷修看着大步迈向他的雷狮戒备地站了起来。

“那要来试试吗?我究竟怎么样?傻逼骑士?”雷狮挑了挑眉。
“好啊,也让恶党看看我究竟有没有长进。”

"求之不得"

四周的空气被两人爆发的魔力浪超所凝固,
气压被汹涌澎湃的魔力气息降至最低点。

一触即发。

(我还是很辣鸡)
(想要评论和心心)

评论(5)
热度(134)

© 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