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叫五千!(啊哈哈)
我是一个想涨粉的辣鸡。
假期的双休日不会更.
我是苦逼的高中狗

[安雷]金牛宫浪漫记事(一)

圣斗士pa

我他妈在写什么。

十分沙雕

oooooooooc

请别打我。

雷狮虽说不是圣斗士里最强的一个。
但他的气功着实了得。
从高高在上的秋女神到刷马桶的杂兵,都被雷狮气到过吐血。

圣域2376年,阳光明媚
教皇殿:
“有人入侵圣域,去通知白羊宫的雷狮。”
“报告丹尼尔教皇,雷狮大人和卡米尔大人他们出去了,已经两天没回来了!”
“......”

于是金牛座的安迷修在白羊宫帮雷狮擦了屁股。

顺带一提,丹尼尔教皇和秋女神为了防止雷狮和他所谓的海盗团出去殃国害民,有损圣域形象,特意要第二宫的安迷修看着他。
于是雷狮同学消停了很长一阵子。
安迷修也憔悴了很长一阵子。

“鬼知道恶党他什么时候会开溜啊?我不得一天两百四十个小时盯着他?”安迷修在颁奖典礼上如此表示。
看在安迷修如此敬职敬责的份上,圣域特别开设了“全勤劳动奖”鼓励奖项。
没有奖金,没有锦旗。但安迷修就是想要。
因为颁奖那天,青铜圣斗士天马座的金会带着他在圣域溜达一圈。
这毕竟是安迷修一生最大的梦想。

为了蝉联这个专属于他的奖项,安迷修像个保姆在雷狮旁边转悠。
“恶党!你要去哪?教皇不允许你迈出白羊宫一步!”
前脚偷偷迈出白羊宫大门的雷狮把脚缩了回去。
“恶党,穿好你的黄金圣衣!”
脱得只剩裤子的雷狮默默地把圣衣穿了回去。
“恶党,大晚上不要再外面闲逛!”

我雷狮是谁。
阻止我雷狮的自由。
这事儿,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安迷修,你完了。”雷狮一个星屑转移功打在白羊宫的大理石柱子上。

雷狮用了将近一早上才勉强把把自己塞进圣衣里。
“啧,这角怎么这么麻烦”
白羊座沉甸甸的两个黄金大角勒得雷狮喘不过气来。
“操蛋。”

洗完脸刷完牙的雷狮看着镜子里除了很二的黄金圣衣一切都那么完美的自己,心安理得地登上了金牛宫的台阶。

走路的时候顺便感叹一下周围的风景。
坑坑洼洼的台阶;
年久失修的扶栏;
杂草丛生的山坡。

"真是好风景"雷狮不禁感叹。

安迷修一大早就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小宇宙向金牛宫靠近。
但他看见小宇宙的主人狠狠地踩在自己的地毯上时候,还是吃了一惊。

“恶党,你来干什么”安迷修以为雷狮是找他算账的,双手下意思环胸,摆好了金色号角的姿势。
“傻逼骑士,让开,我不想跟你废话”雷狮摆了摆手示意安迷修让开,“老子要去汇报工作。”

以为雷狮要吐出什么惊人之语的安迷修愣了三楞。
“啊,恩?”反应过来的安迷修只觉得有种泪流满面的冲动。
吾家有女初长成啊。

然而此时,
雷狮已经快跑到巨蟹宫了。

别了正在巨蟹宫门口正在与千里之外水瓶宫主人小宇宙通话的雷德。

正式地走进了银爵的双子宫。
“雷狮,你来干什么。”银爵看着这位从来不来双子宫的不速之客皱了皱眉。
“银爵啊,我有事找你帮忙啊。”雷狮搓了搓手,眼神往天空上瞟。
“什么事。”显然银爵并不想和雷狮废话。
“你先等我一下。”雷狮闭上眼睛。

集中小宇宙于脑海中,雷狮很快就找到了最熟悉的四个气息。
【小宇宙群组:雷狮海盗团】
【处女座的卡米尔】大哥。
【白羊座的雷狮】一切准备好了,双子宫集合。
【天蝎座的帕洛斯】好的,雷狮老大。
【摩羯座的佩利】老大我们去哪啊?
......
雷狮睁开眼,满意地感受到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四个小宇宙。
就在双子宫下一宫的卡米尔第一个到达了双子宫。
过了一会,帕洛斯和佩利也匆匆赶到。

“银爵啊,能不能用一下你的黄金三角异次元?”雷狮注视着银爵发光的眼睛。
“我知道了。”银爵大约猜出了雷狮的意图。

于是,从这里开始的两天后,出现了最上面的场景。

(回归正常时间线)
“安迷修。”丹尼尔坐在高高的椅子上严肃地望着单膝跪地的金牛座黄金圣斗士。
“在下会把雷狮找回来的。”安迷修神情悲愤。
“尽早把雷狮找来!不然奖你别要了。”
......
步履蹒跚走出教皇殿的安迷修只觉得一切都在梦里。
两天前他还在想今年要求教皇让天马座带他溜两圈。
两天后他被告知自己会被剥夺骑马的权利。

我安迷修是谁。
阻止我骑马者。
叔可忍,婶不可忍啊。

带着干粮,金牛座的安迷修踏上了征程。
(你一个黄金圣斗士带什么干粮!)

安迷修最后还是没找到雷狮。
不是在海上。
不是在山里。
也不在动物园。
......
安迷修死活找不到雷狮。
他决定动动脑子到圣域问问谁知道关于雷狮在哪的线索。

然后,他从一个白羊宫的杂兵口中得知了雷狮的消息。
“安迷修大人,雷狮大人在你出门的第二天就回来了。”那个杂兵如实相告。

“我了个麻子”安迷修鲜少爆粗口,但他觉得今天他的脏话格外多。

安迷修一把推开无辜的杂兵,气冲冲地冲下白羊宫,看着翘个二郎腿坐在白羊宫大门口啃西瓜的雷狮,气得差点一口血喷出来。

“呦,安迷修,听说你翘班了一个月啊!”上挑的尾音无不彰显着主人的嘲讽。
安迷修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喊出来,“雷狮!!!”
“嘿,你先别生气”雷狮随意地将啃完的西瓜皮仍在地上,“丹尼尔知道你翘班了一个月,他说今年你所有的奖项都要取消,呵呵。”
“噗。”
在雷狮幸灾乐祸的目光下,安迷修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什么沙雕玩意。)
(竟然还会有后续。)

评论(6)
热度(68)

© 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