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叫五千!(啊哈哈)
我是一个想涨粉的辣鸡。
假期的双休日不会更.
我是苦逼的高中狗

[安雷/嘉雷]落第雷狮英雄谭(五)

落第骑士英雄谭设定(我知道大家都没看过)(以及大部分设定剧情参考)
其实这坑可以叫"你雷狮爸爸永远是你大爷"或者"凹凸学院的劣等生"
☀极度ooc
☀剧情语言深度模仿日本轻小说
☀小学生文笔
☀极度幼稚的装逼
可以接受的话➡

这章有安雷!
还是打了安雷tag,请别打我。

(很辣鸡)
(为什么我打戏写得这么差还要写打戏!)
(想要评论和心心)

雷狮弯起眉眼,噗嗤一笑。
安迷修心中突然升起一股恐惧,宛如冰冷的舌头爬过脊髓一般。

“安迷修?为什么要说这种话呢?五年前的惨败还是没有让你长记性吗?”

[五年前......]

[“你那毫无意义的骑士道还是早一点放弃好了!”十三岁的雷狮不屑地俯视着被他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小骑士。]

[恶党,这种耻辱我早晚有一天会找回来的。]

……

安迷修握紧拳头,结实的手臂上青筋暴起。
“恶党,我说过,我迟早有一天会把当年所有的耻辱找回来。”

“那你可想再尝尝那滋味?”雷狮抬起头,伸出右手向安迷修轻佻地钩了钩。

“哼,该尝的人是你吧!水漠飞散————凝晶。”通体翠蓝的长剑出现在安迷修的左手里。

“怎么只有一把?另一把当年被我击碎后就修复不了啦?”雷狮挑了挑眉。

“恶党,还是好好关心一下你自己的安危吧!”安迷修向前伸出右手,“火星四射————流焱。”

雷狮看见安迷修显现出一把蓝一把红两柄长剑外形的固有灵装,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安迷修周围的魔力气息随着固有灵装的召唤变得狂躁了起来]

“切。真麻烦。”雷狮的眼睛向上翻了翻,“前来侍奉吾身————雷神之锤。“

释放固有灵装后,两人都是一副战意高昂的样子。

“恶党,我跟你不同。我对已经亮出灵装的敌人,可绝不会手下留情。”安迷修将两柄长剑护在胸前,“如果你这么想打的话,我绝对奉陪。”

安迷修与雷狮,两人已经无视于眼前的一切。

赤红与翠蓝,只映着敌人的模样。

深紫的闪电,狂暴地指向着前方的对手。

无论有什么阻止两人,他们也不打算停下。

他们的内心不断呐喊着;[一定要让眼前的人伏首称臣。]

“安迷修,你的灵装可真是相当朴素呢......就跟你单调无意义的骑士道一样。”

“彼此彼此,毫无信念的恶党可是相当粗俗。”

安迷修动了,一道幻影几个起落,夹着风声闪到雷狮地面前,右手赤红的长剑向雷狮的右腹斩去。

巨锤一横,魔力尽注于其中,带着电光的锤头就挡住了安迷修相当大力的一击。

赤红的剑身被闪电缠上,雷光直指安迷修的手腕。

安迷修飞速撤开右手,左手翠蓝色的长剑从左上方向雷狮劈下。

而在此时,雷狮蹬地借力,整个人翻身而起,双腿从抡上,向安迷修的胸口倒踢而去。

安迷修右剑砍空,只能用还没从麻痹感中解放的左手格挡,左剑剑峰向下一横,以剑为盾,试图抵挡雷狮的攻击。

但他还是低估了雷狮这看似随意的一脚所用的力气。

雷狮出招虽快,但每一招攻守兼备,直逼要害。

安迷修被这一腿直直踹出了将近五米远,巨大的冲击力让花园的草皮向上翻起,裸露出了土黄色的地皮。

“安迷修,这就不行了?”雷狮戏谑地笑了笑,提锤冲向安迷修,速度快如闪电。安迷修只能勉强看到雷狮带着闪电的幻影,和被电得焦黄的地皮。

瞬息之间,雷狮出现在安迷修面前,锤身一颤,整个人借力而起,几锤下去,势吞天地,咄咄逼人。
安迷修的双剑本就属于轻型武器,单以力量而言,绝不是雷狮的对手。

但是雷狮的一击快如闪电,势不可挡,安迷修只得将魔力全部注入灵装,全力以对。

两柄长剑交叉于头顶上方,安迷修再次以剑为盾,试图弹开雷狮的攻击。

“行不行......有本事就杀了我。”安迷修在奋力顶住雷狮的第三次冲击,咬牙切齿地回答。

“死到临头。”雷狮看着几乎已经无力再挡住第四次攻击的安迷修,抬起了锤子。

“那么,带着你那所谓的骑士道,去死吧。”

安迷修有些绝望的眯起眼睛,他未曾想过自己会如此之快就落败了,双手已经被雷电麻痹得失去了知觉,魔力也因为承受雷狮威力巨大的三击消耗殆尽。

无论怎样,安迷修都无法再次承受雷狮看起来哪怕相当随意的第四次攻击。

泛着雷光的锤头向安迷修的脑袋砸去。

[估计还有一秒我就要死了]

……

[嗯?]

想像中的痛苦并没有到来。

安迷修疑惑的睁开眼。

雷狮的锤子已经被他收了回去,右手闪烁着淡淡的紫光。他背对地站在离自己二十米开外地距离,一边走一边向安迷修挥手。

“安迷修,承认吧,你的骑士道毫无意义。”

“恶党,下次战斗,我会让你知道我的骑士道是否有意义。”安迷修对着离自己越来越远地人大声地喊了出来。

“哦?”雷狮停下了脚步,转过头对着安迷修露出了一个相当痞子气地笑容,“我等着,你可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哦。”

“啧,恶党还真是令人不爽。”安迷修甩了甩慢慢开始有知觉的手。

……

安迷修和雷狮将花园损坏了将近五成,理所应当地引起了轩然大波。

经过教师们协议后,两名当事人都被判处在房间内禁闭反省一周。

也就是停学。

谁也没想到,堂堂好学生安迷修,居然会在上课的第一天就遭到停学。

安迷修,在宿舍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深深的后悔,顺带一提,他现在已经写了无数篇的检讨书。

但反观雷狮,不上课他反而乐得清闲。

......清闲?

清闲个屁!

嘉德罗斯这祖宗都快把他杀掉了!

“雷狮你这个渣渣竟然抛下我别的渣渣打架!”嘉德罗斯一拳打在宿舍的门上。

“不行,渣渣,你开学后都没有跟我打架,你就先和别人打起来了!”嘉德罗斯一拳打在双层床的支撑住上,住在上铺的雷狮差点被摇下来。

“渣渣,我们现在就打一场!!”嘉德罗斯跳上雷狮的床铺。

……
数不胜数

“可恶......”
雷狮从房间走进浴室后,嘉德罗斯顶着一张臭脸喃喃自语。

“明明晚上要一起吃饭,这渣渣竟背着我和其他渣渣打架?”

[......而且那个叫做安迷修的渣渣有什么好的......]

而且更另嘉德罗斯愤怒的是,雷狮居然还总是叨念那个渣渣。

太可恶了。令人不爽。

明明和自己是室友,但是从他和雷狮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开始,就没有见雷狮想要和自己打架过。

嘉德罗斯可是做好万全准备。

每天早上,他一定会很早起整理仪容,绝不会让雷狮看到自己乱糟糟的一面:而晚上为了让雷狮拥有战意,嘉德罗斯总是严阵以待。

但雷狮除了会和嘉德罗斯开开玩笑,小打小闹,对嘉德罗斯无数次的邀请都是不闻不问。

对自己不理不睬到这种地步,雷狮居然还想着和别人打架。嘉德罗斯实在是忍无可忍。

他今天终于忍到极限了,一定要雷狮给他一个交代。

(我很辣鸡)
(想要评论和心心)

评论(4)
热度(132)

© 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