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叫五千!(啊哈哈)
我是一个想涨粉的辣鸡。
假期的双休日不会更.
我是苦逼的高中狗

[嘉雷]落第雷狮英雄谭(十)

落第骑士英雄谭设定(我知道大家都没看过)(以及大部分设定剧情参考)
其实这坑可以叫"你雷狮爸爸永远是你大爷"或者"凹凸学院的劣等生"
☀极度ooc
☀剧情语言深度模仿日本轻小说
☀小学生文笔
☀极度幼稚的装逼
可以接受的话➡

(剧情很迷)

(依旧很垃圾)

(想要评论和心心)


“那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吵架啊——————!!!”


“我怎么会知道——————!!!”


“嗯?”


“额......”


[咦……..]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人才发现彼此见的争执变得相当滑稽。


这里除了雷狮和嘉德罗斯两人之外,一个人也没有。


里面的人没人看得见,里面发出的声音也会被隔音质量很好的墙壁拦住。


这里发生的一切,只有彼此才知道。


这里被彻底隔绝,但这因为如此————


现在两人间的气氛非常尴尬。


……


“那个,嘉德罗斯啊。”谢天谢地,雷狮的声音打破了迷一般的尴尬。


“……什么事?”嘉德罗斯有些犹豫地回应了雷狮。


“……这事情怎么办,说说看。”


毕竟两个人都互相表白了,好歹要有一些处理方法。


争执本身虽然相当愚蠢,却不是毫无意义。因为......


下一秒,嘉德罗斯扯过雷狮的衣领,毫不犹豫地亲上雷狮毫无防备的唇。


两人的双唇重叠在一起。


这一吻,与其说是重叠......也只不过是蜻蜓点水般的接触而已。


但是雷狮感觉双唇上仿佛着火般滚烫极了。


这也是当然的。朋友,家人之间或许会亲吻脸颊,但绝对不会嘴对嘴接吻。


这个行为证明彼此间已经是无可替代的关系。两人从这一吻之中建立实质的羁绊,代表二人的表白并不是空口说白话。


两人一旦踏出这一步,就不再迷茫了。


第二次的吻,比第一次更深入,更强烈。


“嗯......”


两人之间的亲吻稍嫌拙劣,离真正缠绵的吻还有很长一段距离,但他们还是拼命渴求彼此。


[难忘的一天啊]


雷狮稍不留意地将思绪飞向窗外。


……


亲吻并不能解决来自于内心最基本的渴望。


感到十分饥饿的两人决定溜出去吃个夜宵再爬墙回宿舍。


嘉德罗斯非常直接地把雷狮带到了肯某鸡家庭餐厅。


也好像只有嘉德罗斯一人点了自己喜欢的餐点。


雷狮只是吃了对奥尔良烤翅,就发誓再也不吃肯某鸡。


“woc,这也太难吃了吧。”


嘉德罗斯不满地瞪了雷狮一眼,随机风卷残云地吃掉了三个汉堡,六对鸡翅。


“没品位的渣渣。”


他大口大口地吞噬这堆充满热量的晚餐。


嘉德罗斯身体里蕴含着强大的力量,要驱动这样的身体,想必要耗费同等的燃料才行。


雷狮看着嘉德罗斯狼吞虎咽,忍不住笑了出来。


“总觉得嘉德罗斯你一点也不像王子殿下啊。”


“唔嗯唔嗯.....渣渣怎么说。”


“只是觉得明明是王子吃饭的样子跟平民也没什么区别。”


“我当然学过餐桌礼仪,不过这里并不是那种场合吧。”


嘉德罗斯的实现缓缓扫过店内,大半夜的除了工作人员也就只有三三两两的几个人而已。


一个人在这种地方举止高贵地用餐,只会被当成怪人罢了。


“不论是餐桌礼仪或是术式,必须视时间场合活用自如,才算是掌握这项技术。”


“哈哈哈,惭愧惭愧。”雷狮很虚伪地傻笑三声,这些道理他自然比嘉德罗斯懂得多。


雷狮假笑着,嘉德罗斯从他的双瞳中,发现了一种感情,令他十分在意。


愤怒……而不是寻常的愤怒。那是无限趋近于[杀意],非常强烈的憎恨。


[————他到底为什么会如此......]


[雷王星第三皇子……]


……


“哈哈,还真的是啊。我还想说这长相还真眼熟,果然是你啊,雷狮。”


忽然从雷狮身后传来轻佻的男声,呼唤着雷狮的名字。


“————!?”


在这刹那间,雷狮的双眸因惊讶而睁大,又马上恢复平静。


在他的视线前方,站着一名越有一百八十公分高的高大男子。


他的头发跟雷狮一样是深紫色的,看上去很蠢的面具卡在他的脸上,身着紫色的貂皮长袍。


如此显眼的外貌,嘉德罗斯有些许印象。


[雷王星送晶石雕塑一对,祝......]


[雷王星太子……]


“我还想说这凹凸学院从来没传出你的名头,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死在哪里了,没想到和老二出来找找你的尸体,竟然会在这里看见你啊,雷狮。哈哈————真是巧妙的奇遇。”


“我们走。”雷狮正要站起来。


“好久不见,雷狮,架子倒是变大了啊。”


在太子之后,一个梳着小麻花辫的男人走上前,定格在太子的右后方。


相同的发色,一样的沙雕面具。


嘉德罗斯轻而易举地猜出了这个人的身份。


[这个人是雷王星二皇子]


“切,真是扫兴,雷狮我们回去了。”嘉德罗斯抖了抖手,示意服务员来收盘子。


“啊,你这家伙什么东西?”雷王星的二王子从未见过嘉德罗斯,所以并不知道眼前金发少年的身份。


但是雷王星的太子见过,因此他现在专注地看着眼前的嘉德罗斯。


[这位是......圣星空的王子殿下?!]


[雷狮这家伙怎么抱上这样好的大腿。]


太子虽然暗自气恼,但表面上显得十分淡定和冷静。


“我并不想打扰嘉德罗斯殿下的吃饭时间,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解决。“


“把[天罚]交出来。”


“哈哈哈哈哈哈。”雷狮直接从座位上跳了起来,“[天罚]?!你们两个蠢货到十八岁都没有继承的能力,你们还好意思问我来讨?”


[天罚]是创世神的能力之一,也是创世神分给雷王星的开国君主[布伦达]的能力。


每百年降临于雷王星一次,每次被选中的只有一人。


雷王星的所有的人,包括皇族,贵族,甚至民众都有权利继承[天罚]的能力。


以18岁为限,18岁之前,谁都可以继承[天罚]。


在雷狮之前拥有[天罚]能力的人无不都是战无不胜的将军,或是征战四方的强大君王。


拥有了[天罚]就相当于坐稳了皇位,这是在雷王星皇室战争中胜出的最好方法。


这也就是雷狮的大哥和二哥不惜翻遍整个星系寻找雷狮的原因。


太子面色阴沉,“雷狮,这么说,你是得到了?”


到了百年的年限却依旧没有人能显示出[天罚]的能力。


兄弟二人找遍了整个雷王星还是一无所获。


最后,雷王星的神官告诉他们;[天罚提早降落人间]


于是二人将注意力放在从小就天赋异禀的三弟身上。


“要是我得到了[天罚],老早就把你们两个干死了。”雷狮耸耸肩。


[天罚]这种能力对雷王星的子民是无效的。


但据雷狮观察,他两个愚蠢的哥哥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


“好了,渣渣,不要跟他们废话了,我们走。”嘉德罗斯被这无厘头的对话搅得烦不胜烦。


他连拖带拽地把雷狮搬离了现场。


留下了面面相觑的雷王星兄弟俩。


“哥,那难道是......”


“卡米尔?”


“啧.....麻烦。”



评论(8)
热度(131)

© 五千牌木板刷六六六 | Powered by LOFTER